没复工的电影院:工作人员摆摊卖明星签名海报

作者:Kb88 发布时间:2020-06-17 05:23

  商场昏暗的灯光下,《唐人街探案3》的红色立体海报摆在济南百丽宫影城的门口,喜庆的“2020大年初一”字样有些刺眼,时间仿佛在春节那天就按下了暂停键。

  6月8日中午,负责影院营运的陈艺展带领值班人员完成了每周一次的日常巡检,开始逐一熄灭影厅、走廊、电影灯牌的灯光,准备锁。这是全国影院停摆的第136天,也是济南百丽宫影城营业的第10年。

  时间回到2020年电影春节档即将到来的前几天,陈艺展如往年一样紧锣密鼓地协调着各部门之间的宣传、排片等各项工作,偶有员工小声抱怨:“又到了每年最忙的时候。”

  忙碌在大年二十九戛然而止。这一天,《夺冠》《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囧妈》等春节档众片接连宣布撤档,同时,全国多家影院宣布暂停营业,陈艺展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她不得不紧急安排作为影院领班的于波处理退票事宜,“当时我们影院初一到初三的票几乎全部售空,收到通知后,不断有顾客打电话询问,两天内我们退了两千多笔预售影票,向顾客们解释了无数次。”

  大批量的紧急退票,无处安放的爆米花可乐套餐,陈艺展坐在空荡荡的影院里,心里五味杂陈:“春节档是每年最忙的时候,大年二十九突然通知我们要停工,大家都蒙圈了。”当时包括于波在内的一众员工都以为最多停业到大年初六便可以正常上班了,却没想到一拖再拖,“在影院工作了这么多年,头一次遇见春节休息,刚开始还觉得有点小欣喜,却没想到事态这么严重。”于波说。

  没有电影,没有观众,票房为零长达数月,史上从未有过的情况让影城总经理董文欣日渐焦虑,“去年的票房最高一天可达到20万,一个月可以达到300多万。而今年从1月底到现在,票房损失已经是往年的一多半了。”

  房租、电费、员工薪资无不都是钱,一直撑到4月底,总公司不得不进行裁员策略。“我们影城之前最多的时候有42名员工,现在还剩18人。”董文欣说。

  据媒体的公开报道,疫情以来,全国12000多家影院停业近5个月,数千家影城倒闭,影城工作人员被迫离职的不在少数。

  张丽萍之前在济南百丽宫影城负责售票工作,目前已经从影城离职,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坚持下去说起来简单,作为成年人坚持下去真的不容易。”张丽萍说,影院停工后,二月份工资只是没发全勤奖,三月份开始正式降薪,“之前我们售票员月工资差不多是3200元,到了三月份工资是1910元。”张丽萍告诉记者,二、三月份的时候,公司安排了所有员工进行线上培训,自己也满心期待复工的日子,但很多家影院陆续倒闭的消息,击败了她的最后一丝坚持:“我在影院工作了四年多,真的很不舍,影院留住了我的感情,但是钱包很无情,毕竟上有老下有小,还有房贷压着,不允许我再遥遥无期地等待复工。”

  从负责卖票的员工,到检票员、场务,这些在影院最常见到的一线员工已经离职多半,最终仅剩下18名员工,“剩下的员工全部采取了减薪策略,大部分员工仅拿着1910元的济南市最低工资水平的工资。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公司鼓励这些坚守的员工去做兼职,以养家糊口。”董文欣说。

  33岁的于波是目前在职的员工之一,疫情期间,他一直都在做跑腿兼职,每个月大概有1500元左右的收入,加上公司发的薪资,刚好够一个家庭的日常开支:“我是不愿意走的,毕竟在这里干了10年,不管是电影这个行业,还是同事之间的工作氛围,我都很喜欢,舍不得离开。”他告诉记者,现在影城基本上没什么事情要求他去做,他的时间非常自由。

  赵明建负责影院的放映工作,日常工作就是在影厅背面上方的那个明亮窗口里,为观众放映一场又一场的电影。在影院停摆之前,放映机器基本上全年无休,每天从早上9点开机,一直运转到第二天的凌晨,而在疫情期间,赵明建每次开机都只是为了维护设备。“长时间不开机的话非常容易造成设备损坏。现在我每三到五天开一遍所有的机器,包括数字机、服务器、功放、音响在内的所有设备。每次点灯两小时左右,大概就是正常的一部电影的时间,关灯之后也要再待机两个小时,才能维护这些放映机器处在一个正常状态。”

  目前,百丽宫影城仅剩的18名员工中,上至管理、放映、营运,下至卖场、售票、场务,每个岗位都保留了至少一位员工,以随时等待复工复业。

  3月19日,已经是影院停工的第55天,中影公布了一批复映片单,让董文欣和同事们一度看到了盼头,3月23日,她终于收到了可以开业的消息,于是,她向当地文化主管部门提交复工申请,召集员工回来清理卫生、消毒,制作了扫码登记、隔行隔座条幅、卫生提示牌等物料。

  辛辛苦苦筹备了4天,等来的却不是影迷。3月27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的消息让影院人的心情再次跌入低谷。

  董文欣在微博上有一个“董小姐聊电影”的账号,她在其中一条视频自述说,“6000平方的影院中,只剩我一人在值班。2020年第一季度的季报让我心如刀割,同期对比2019年的收入少了9成……”也有其他影院的管理工作者在评论中叫苦:目前影院最大的难题是租金和物管费,影院的倒闭潮已经开始。董文欣说,“我们不过是抱团取暖,我以前根本没做过什么自媒体,只希望通过呼吁来让大家注意到电影院这一行业。”

  5月8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明电〔2020〕14号)发布,提出可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公园、旅游景点、运动场所,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室内场馆,以及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可举办各类必要的会议、会展活动等。这一消息又让影院人燃起希望,“目前是在等中影和华夏的片源,开业的前提是有片源。”董文欣说。

  6月5日晚开始,董文欣带领她的团队,将影院搬到了济南夜市的地摊上,只不过,这一“地摊影院”只有海报,依然没有电影。

  夜色还未降临,摊位前聚集了不少被《唐人街探案3》海报吸引来的影迷,不管买不买,人们问得最多的还是“影院什么时候能开业?”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看到,“影院复工”的宣传展板也立在摊位最显眼的位置上。董文欣表示出来摆摊是为了重拾人气、涨涨士气:“在路边吆喝贩卖电影周边产品,并不能为影院带来多少收益,出来摆摊主要是为了宣传。”

  一张桌子,两张展架,20元一张的原版电影海报、50元的少量明星签名海报,吸引了不少人围观。“这些签名海报都是我个人珍藏了好多年的心水之作,现在全都拿出来卖一卖,欢迎大家有时间来捧场。”董文欣对着直播镜头热情讲解着每张海报的来历和故事,也与影迷们分享着自己的心情。

  电影的周边产品、影院日常售卖的零食,还有收藏了十几年的明星签名海报成为这个摊位的最大亮点。“这张《路边野餐》的签名海报是当时毕赣导演来济南百丽宫影城留下的,映前他还与影迷们分享了电影的拍摄故事。”董文欣回忆起张扬导演的交流会、演员祖峰来影院路演时的情形还是津津有味。

  谈及前段时间网络点播的文艺片《春潮》,董文欣略感失望,“这种文艺片选择了线上播放,热度并没有很高。”在商业电影中举步维艰的文艺片转为网络平台播出,实在是无奈之举,“文艺片的院线收入是大头。”董文欣说,文艺片的受众虽小,但在影院大银幕上的放映还是会吸引许多精准粉丝的买单。

  从5月初到现在,百丽宫影院已经进入随时复工的准备,员工们也从焦虑变得泰然处之,“没有别的想法了,影院现在时刻准备着复工时刻的来临。”陈艺展告诉记者。


Kb88

下一篇:北京烫金印刷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