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赵俊毅:徐悲鸿设计的《美的西湖

作者:金宝搏 发布时间:2021-03-07 08:34

  辞书编纂大师舒新城,一生兴趣广泛著述甚多,在摄影著述方面,就有《摄影初步》、《西湖百景》、《晨曦》、《习作集》、《美的西湖》等等,这些摄影著作和摄影画册,影响了一大批摄影爱好者。尤其是《摄影初步》一书,作者用试误法体验摄影,将自己十余年摄影的得与失,倾泻于字里行间,书一面世销路极佳,自习摄影者争相购买、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如饥似渴地阅读,有的书甚至都被翻烂了,中华书局不得不接二连三的再版。1929年5月,舒新城撰写的《摄影初步》,从根上说,得益于国画大师徐悲鸿的鞭策;1931年4月,舒新城拍摄的《美的西湖》画册,徐悲鸿则亲自出马,从前期的筛选照片,到画册的封面设计,再到画册的序言,徐悲鸿一手包办。

  在《美的西湖》出版之前,舒新城曾出版过《习作集》,这本摄影集收录了舒新城十余年的摄影佳作20幅,摄影集的封面由丰子恺题绘,篇首有徐悲鸿和丰子恺的序文。《习作集》出版之后,徐悲鸿仍意犹未尽,他认为舒新城在摄影方面才华横溢,其摄影作品并没有被充分挖掘,他希望舒新城再接再厉多拍些片子,舒新城也有此意,徐悲鸿还自告奋勇,要亲自为好友舒新城设计一本摄影画册。

  1930年冬,舒新城规整出照片60幅,寄到南京中央大学的徐宅,徐悲鸿精心挑选出20幅,为了吊起人们观赏画册的胃口,他以在法国留学期间的所见所闻,用法国大餐上菜的方式,来编排画册作品的次序。第一道“菜”是舒新城的自拍像《自得》;第十道“菜” 是舒新城的爱子《宁儿》,同时这道“菜”还被编排在封面上;第二十道“菜”是《美的西湖》,这道“菜”被排在画册的最后一页,徐悲鸿还将作品的名称作为画册的名称。除此,画册封面的开本设计、毛边设计、图案设计、颜色设计均出自徐悲鸿一人之手。

  《美的西湖》序文徐悲鸿写了10页,其后每幅作品各一页共20页,整篇序文竟占了一本画册三分之一的页数。当时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老师徐悲鸿正与学生孙多慈热恋,整个人全部处在亢奋之中,所以序文写得也特别激昂。徐悲鸿对自己写的序文非常得意,为了显示自己的艺术才华,他当着爱徒孙多慈的面,大声吟诵序文:“夫百尺巍楼,万间广厦,大匠之功也,其结构不能舍规矩而为。桌椅橱架之工者,亦审知其材,又如植果木者与耕耘者,虽所事不同,要期其收之美之熟,无二致也。吾友舒新城先生,既以其摄影《习作集》问世,道惬于人,不胫而走。吾虽叙之,例为楚声。庚午秋, 新城东游归,箧中益富,思陆续以所造公诸同好,因先辑旧稿,征意见于仆,仆乃于其叱咤之际,加以抑扬激越之后,和以曼声,犹楚声也。闻尝强为美之定义以为美者,及造物组织自然之和,或在字,或在音,或在象,或在色,而造物不尽和美术者,乃撷取造物所以为和之德。而艺术不尽美,取舍者嗜向之,征体者习守之调也。次序之编置亦所以为节奏,而美材之用益显,法文人Pierre Mille言曰:‘法之烹饪, 十八纪后,食碟之次第,乃不更易,盖正于至善,于胃适合不能变也。’仆于此集充馈人之役,新城作庖,仆司先后期,无乖座客口味,惜湖南馆未尝见宝鼎,不然者仆之功固大矣,特不识有讥为桌椅橱架之工人,何忽来参加大匠计划否!虽然彼立法院未尝有人闻见美术,已毅然订定艺术学科法制而断送未来,美术则不才。如仆纵未摄影,固不失假内行之资格也。”

  《美的西湖》序文篇幅很长,读起来较为费解,为了能让读者深入解读,我思前想后,还是把序文全盘托出,宁愿文章臃肿些,影响网上的点击率,也不愿意删减序文。

  《美的西湖》从字面上看,好像是一本描绘西湖美景的摄影画册,事实上,在20幅作品之中,有江南小景,有钱塘江畔,还有农夫劳作场面。这些照片大都是舒新城1929年期间所摄,就作品整体水平而言,远不及《西湖百景》和《习作集》,舒新城为了朋友之间的盟约,在短时间内,创作心态很难沉静下来,创作的过程有赶工期之嫌。

  《美的西湖》是珂罗版印刷,但画册除字体外,所有作品印刷的不是很清晰,其中还有6幅作品印刷的模糊不清,刚开始我认为是珂罗版印刷出的问题,为此,我还专程去了一趟中国印刷博物馆,目睹珂罗版印刷不会有问题。不是印刷问题,就是拍摄问题。我认为舒新城1929年期间,拍摄的20幅作品的清晰度;均不及1928年秋至1929年春,他为《西湖百景》拍摄的任何一幅作品的清晰度。

  《美的西湖》序文为什么如此之长这一点还要从头说起。1928年春,徐悲鸿任职于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舒新城经好友宗白华介绍与徐悲鸿相识,舒新城为学国画常向徐悲鸿请教,徐悲鸿也因摄影问题请教于舒新城,一来二去两人成为了朋友。后来徐悲鸿与孙多慈师生间双双堕入爱河不能自救,徐悲鸿还将此事全盘倾诉于情场老手舒新城,并向舒老兄求教对策。由此可见,两人交流的深度和广度,徐悲鸿专门为舒新城的画册写长序,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在徐悲鸿的激励下,舒新城又加了一把力,完成了《美的西湖》的拍摄。此后,舒新城在中华书局的工作繁多,又身兼数职,渐渐地远离了摄影。从表面上看,舒新城从影十余年,一边玩着摄影,一边著书立说,功成名就后,又来了个华丽大转身。其实,舒新城在小学拍毕业照时,便对摄影产生了极大好奇,参加工作后,他把所有的积蓄购买了摄影器材。舒新城办事一贯大大咧咧,刚买的照相机没用几次就丢失了,丢了只能再买,买了又丢,他前后丢了三台照相机,到1928年春,已经买到第五台照相机了。毫不夸张地说,舒新城在摄影器材方面的花销,完全可以装备一家照相馆。舒新城不惜血本的投入,十年如一日地痴迷摄影,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舒新城在摄影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并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


金宝搏